姜松

馋了很久,今天终于找到动力把搁在厨房中良久的几块姜细细切丝,用麻油慢火炒成香脆的“姜松”。虽然不是完美的口感,吃在口中的味道却和记忆中很接近,总算合格解了馋。回忆当初生了小洁不久后,在医院吃的第一口满意的点心就是用婆婆送来的姜松夹着白土司吃的。陪月阿姨的刀功一流,切出来的姜丝厚度一致,炒出来的颜色的也很均匀,吃起来还很香脆,我敢说那比我所吃过的任何肉松都要好吃。产后本来冰冷的双脚,在吃了两片夹了厚厚姜松的土司三明治以后,很快就暖和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