纱城

前两天老闻到烟火味,不见周围有任何异样,还怪自己神经兮兮、嗅觉过敏。今天突然烟霾笼罩,外面迷蒙的一片,想必又是邻国农地烧芭的季节了。

本来一眼望去翠绿的家园,突然像被盖上了一层纱。除了当新娘那一天,从来没有透过纱来看世界,无法适应,老觉得自己视线花了。

有这种错觉的,原来不止我一人。小洁说,今天她在学校无意间望出窗外,发现对面的课室迷迷蒙蒙的,好像眼睛进了雾,以为自己近视了。结果向朋友确认,确定对方也看到朦胧的一片,才松了一口气。

邻国农人的烧芭活动通常不会这么快结束,据说高温也还会持续,只能期待偶尔来一场大雨还我一点清新的空气。

1 comment:

  1. 很不幸的,这是自家人干的,与邻国无关。

    ReplyDelete

歡迎您留下您的腳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