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息,阿培。

母親生前的結拜金蘭,我們從小管她叫阿姨。她對於我們來說,一直就像親阿姨一般親。她下午突然來電說要給我報個壞消息,說是阿培在马六甲被爆破的玻璃碎片割傷頸部,當場傷重不治。我腦筋遲鈍,一時沒想起阿培是誰,還問阿姨說是哪個阿培?現在想起來,覺得自己很蠢。

阿培是阿姨的次子,小時候常和阿姨來我們家玩。也許是和阿培在年齡上相差好多年,小時候沒玩在一起,所以對阿培的印象不是太深刻,只記得他很小就戴了眼鏡,樣子文質彬彬。自從離開家鄉以後,一直錯過和阿姨一家見面的機會。今年過年時見到阿姨一家,阿培已是高大俊美的青年。聽到這壞消息時,我口舌笨拙的跟阿姨說,突然接到這消息,我都不知道該說甚麼好⋯⋯ 真是好可惜⋯⋯ 云云⋯⋯ 反而還要阿姨安慰我說,遇到這種事,沒辦法咯。唉~~~

掛了電話,立馬給爸通報。爸接獲厄訊,馬上前往阿姨她哥家確認消息。很可惜,阿培確實遭遇了不幸,比白髮人先行到天國報到。

希望年輕的阿培在天國得到永久的安息。

4 comments:

歡迎您留下您的腳印⋯⋯